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章诒和)

August 19, 2007 on 10:20 pm | In 书斋札记 | 2 Comments

pe0318.gif

《往事并不如烟》后,章诒和另一本回忆故人往事的书《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前半部分两篇文章,回忆马连良与戏剧研究学者张庚,文字风格与《往事》非常接近,娓娓道来的流畅,看似清新淡雅的文笔间,蕴藏着浓得挥不去的忧伤感怀;后半部分,回到作者的本行──戏曲研究,《中国戏曲的艺术品貌、个性及历史》一篇,简明扼要的追溯了中国戏曲传统从原始歌舞起源、历经春秋、汗、隋、唐、宋、元明清、民国、现代各个历史时期的发展变化,通过东西方的比较,分析中国戏曲的艺术特点,使人对中国戏曲获得一个概貌式的了解,增长了很多知识。后面几篇,讲京剧脸谱、讲戏曲改革、对当代戏曲表演(实践)与戏曲研究(理论)提出个人的批评和评论,让人读到章诒和专业的一面。

周末基本没有出门,除了读书,下午还看了杨德昌的电影《麻将》,当张震扮演的“香港”与王启赞演的“牙膏”(也叫小活佛,《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的小猫王,张震的同学兼好友)在影片里的Hard Rock酒吧出现时,那熟悉的神态和说话的腔调,心不在焉、沉默少言的张震,人小鬼大、装屌充大佬的“牙膏”,猛然间,仿佛是长大后的牯岭街少年,回到眼前?

在《牯岭街》里,杨德昌以全然的冷静与超脱诠释了青春期少男的骚动、无处发泄的原始愤怒,到了《麻将》,他对社会现实的揭露批判更加犀利直接,坚毅、绝然的撕开现实最肮脏、最丑陋的内里,勇敢、赤裸的呈现出来。它变成杨德昌对被物质吞噬了灵魂的现代化台北的一则控诉,是愤怒的、是憎恶的、也是伤痛的。

不同于《牯岭街》,导演丛一个克制的旁观者角度,记录和叙述故事,《麻将》里,杨德昌强烈的个人声音通过影片而抒发,并把这种爆发的情感转变成影片的感染力,来打动观众。虽然影片的结尾,个人觉得若停留在法国女子Marthe的消失,处理更开放,余下的空间更大,也许能更含蓄的暗示出可能的“希望”,可是,整部电影所表现出的残酷与心痛,已让人不忍再去挑剔那一点点多余的温情与甜蜜。

不确切的说,台湾的昨天里映着今日大陆的影子,被金钱、物质异化的灵魂,道德的沦丧,人性的麻木,情感的凋零,回顾杨德昌十多年前的电影,这些主题,依旧叩问着今天的我们,也许这就是经典的价值。

2004121121524704.jpg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a董夫人太有才了…

    Comment by kisstar — August 20, 2007 11:51 pm UTC #

  2. 声援acore,支持去掉googlead…本来版面多整洁啊…

    Comment by kisstar — August 21, 2007 12:11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