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dyssey of Shen Congwen (Jeffrey C. Kinkley)

September 5, 2007 on 5:01 pm | In 书斋札记 | 3 Comments

金介甫教授的《沈从文传》被很多人推荐为迄今最完整系统研究沈从文的一本学术专著,许是我孤陋寡读,印象中,书里被国人引用最多的两句话,一,他评价沈从文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仅次于鲁迅的一流作家,二,他认为沈从文的文学成就与西方的福楼拜、斯特恩、普鲁斯特相当。第一句评论没有问题,金介甫在接受中国记者的采访时也有说明,但第二句评论,不知是不是中文译本的误差,在英文版的引言中,金介甫的原话是:Yet I can imagine that critics in non-Western countries (in addition to China) might one day want to make the case for Shen; the reputations of Flaubert, Sterne, and Proust have had their ups and downs even in our part of world. 其中是否有那么明确的将沈从文与普鲁斯特等人相提并论,让人存疑,而且,文学本没有固定统一的记分标准,比较只是为了给人大概的印象,而非实质性的结论陈述。

沈从文的文学成就究竟何在,作者在最后一章“结语”中的概括也许更加清晰明了:他把西方现代派、先锋派的文学技法引入在自己的小说创作中,不断试验,尤其在将现代汉语(白话)改造成一种文学语言方面,有着极其长久深远的影响;他用文字记录下逝去的湘西(或者说,湘西的过去),那里的景色、声音和当地人的内心世界,全书最后一句话,“Few other Chinese regions are so blessed”,让人生出无尽的感慨惆怅外,也有几分难掩的嫉妒;而且,在中国“泛政治化”的特殊大环境下,身为一个作家,沈从文以自己直接的行动为样本,证明文学可以是一种完全独立的专业行为(an independent professional activity),也绝对值得铭记。

此前,自己读过的沈从文作品其实有限,主要是一些他创作巅峰期的代表性作品,如《边城》《长河》《从文自传》《湘行散记》等。而这本《沈从文传》带我进入沈氏笔下更为广阔、更具实验性的文学世界,小说、白话新诗、戏剧,收集整理筸人民歌谣曲,后期甚至模仿D.H.Lawrence对性爱心理的大胆描写,可惜被同仁劝阻。同时,在大段论述中间的细微处,作者对沈从文的内心世界和他一生中重要的转折决定,均有着敏锐独到的观察。

在一篇采访中,作者坦言自己对沈从文强烈的个人偏爱,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对沈从文作品的客观评析,讨论沈氏作品中的弱点不足,剖析背后的原因。因此,《沈从文传》既是一本作品研究的专业学术著作,又是一本透着感性的作家传记。花了近一个星期认真阅读此书,越读越发觉自己对沈从文作品的了解,是如此微不足道,连冰山一角都谈不上,这也勾起我更大的好奇心,真希望早点有时间去通读他的全集才好。

3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冒昧请帮个忙,我一直找不到金介甫的英文版,能发给我几段到我邮箱里吗?我作业里要用,先谢谢你哦!

    Comment by huahua — April 8, 2009 9:13 pm UTC #

  2. 我暂时手头也没有这本书,你试试books.google.com,好像有那本书。这是我搜索到的链接: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ey2sAAAAIAAJ&dq=The+Odyssey+of+Shen+Congwen&printsec=frontcover&source=bl&ots=5ZPI84CsNL&sig=Ayrce7Of7QOaKoeZya4q1pPBQss&hl=en&ei=R4PdSYeiHpf2MefA_NIN&sa=X&oi=book_result&ct=result&resnum=1

    Comment by Lilyppbb — April 8, 2009 10:12 pm UTC #

  3. 上次太感谢您了,根据您给的网址我已经找到那本书。所以我厚着脸皮又来请您帮忙了。这是我的中文摘要,英文的我实在有很大困难,您能帮我翻一下吗?先谢了!
    沈从文以“乡下人”的心态面对文化的世纪陆沉,向现代文明发出了深切诘难。他在对乡人平民普通生活样态的描画中构建理想人性;这些理想化了的善良德性是对人类童年的回忆和对人的“神性”的向往,给人们留下了一个经过精心编织的乡土梦。
    他具有乡土根性,大地民间是他创作的精神家园。他文学中的“文化寻根意识”深刻的表达了文学家内心深处的生命体验,他“虽身处闹市却魂系乡村,以‘乡下人’,天然地拒绝欲望城市的‘异化’和‘压抑’。在人性回归中探究文学及整个民族的出路。

    Comment by huahua — April 19, 2009 7:45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