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沉迷森博嗣

September 16, 2007 on 11:16 pm | In 书斋札记 | 2 Comments

周末两天,第一天东奔西走忙购物,第二天窝在家中,沉迷于森博嗣的小说世界,忽然发现自己喜欢犀川创平的一个原因,他不爱看电视,“只要你舍弃了电视,就可以比现在看得更多,也更正确”,简直是“知音”!

ae75b333.jpg

《封印再度》,香山家的两样传家之宝,一个上了锁的匣子,钥匙放在一个壶口极细的陶壶里,从常理看来,根本无法取出。香山家的上一代男主人,在密室自杀身亡,不见凶器,身边摆放匣子与陶壶两件物品。五十年后,当家的香山林水,几乎在相同的密室情形下身亡。谜团的关键,如何从陶壶里取出那枚体积明显大于壶口的钥匙,与《死亡幻术的门徒》里的魔术可谓不谋而合。推理小说中的诡计,对一头雾水的读者来说,无异是一场场迷幻的杀人魔术。何谓魔术?很多时候,其实是人们对未知现象的一种无力解释。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还有没有可以令人惊奇迷惑的魔法现象,诚如推理小说,自诞生一百多年来,在几代推理作家绞尽脑汁设计了数不尽的心理、机械、复合诡计后,要如何给读者创造出新的挑战,这是当代推理小说作者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瓶颈。

66368c90.jpg

《死亡幻术的门徒》是S&M系列前六本里较厚的一本,长度大概与《全部成为F》差不多,小说的谜团与英国小说家Christopher Priest 1995年出版的小说《The Prestige》(2006年被改编成同名电影,我看过的是电影),有着惊人的相似,特别是The Transported Man的魔术诡计,几乎一模一样。相比之下,我更喜欢《The Prestige》的故事,对位的结构,巧妙引人,对人性执念的刻画反思,更值得回味。而森博嗣的小说,虽然也不乏哲思,但比较零碎松散,而且情节的发展也有点拖泥带水。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第二段《封印印度》应为《封印再度》

    Comment by Fang — September 17, 2007 2:02 pm UTC #

  2. 深更半夜真不能写东西,谢谢~~
    你每次都是那么火眼金睛:)

    Comment by Lilyppbb — September 17, 2007 2:07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