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观奢侈,Maria Antoinette及其他

December 31, 2007 on 1:19 am | In 到处乱走 | 2 Comments

Maria Antoinette,奥地利公主,奥法联姻,嫁给路易十五的皇太子,成为路易十六的皇后,因为穷奢极欲、挥霍无度,法国大革命期间被处死于断头台。百年后,一些现代史学家为其不平,认为她并没有传闻的那么骄奢荒淫,波旁王朝的覆灭是历史的必然,而非仅一个玛丽妖后祸国殃民所致。坊间对这位末代皇后的归罪,不算稀奇,女性在男权政治里扮演的,不是成全大业的红颜,被献身,如西施、昭君,便是败坏家国的祸水,被牺牲,如杨贵妃、苏妲己。

Petit Trianon,凡尔赛宫里的一片别墅花园区,有点类似中国皇帝的行宫,最初是路易十五为他的某位情人而修建的,路易十六时,成为玛丽皇后的一处住所。

旧金山Legion of Honor博物馆今冬展出特别从凡尔赛宫运来、玛丽皇后在Petit Trianon行宫的各种私人物品、家具、装饰品、雕塑、绘画,抱着一种感受奢欲刺激的心情,结果却大出意料,全无想象中堆砌繁缛的浮华艳俗,即使是浑身镀金的钟台、或金光熠熠的铜雕,闪现的还是一种用心的精致,而没有一点暴发户歇斯底里的炫耀。数把由不同花纹、颜色的缎面制成的靠椅、沙发,幸存于大革命的血雨腥风,更是淡定安详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能够奢侈得如此含蓄典雅,实是一种美的境界,是工业社会里再多金钱也换不来、再精确的流水线程序也复制不来的一种通体气韵(Aura)。

在博物馆的礼品店里,得了一枚水晶缎带书签,翠绿色的玻璃球下,坠着一朵深红色的瓷釉玫瑰,有几分妖娆。

书虫新年的奢侈品:

img_723301.jpg

顺道去了中文书店书原,沙里淘金,买得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和一本庐隐的小说集。

挑书时,听一个大汉闯入,高声问店员,“有戒色吗?”

“是色戒吧,还没有。”

旁边有人异议,“好像还没有出DVD。”

大汉不屑,“有了,有了。”

店员补充,“下星期到,不过是内地的正版,所以是删节过的。”

“噢,那就还是要上电影院。”大汉悻悻。

华盛顿广场上在举办当地艺术家的街头画展,她和她的画。

img_723101.jpg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关注很久了,真是佩服,文如泉涌。
    新年快乐!

    Comment by May — December 31, 2007 8:05 am UTC #

  2. 新年快乐!谢谢:)

    Comment by Lilyppbb — December 31, 2007 11:11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