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成长·老去

September 22, 2008 on 12:45 am | In 蛰居琐话 | 1 Comment

周六下午一个人在家,无心向学,无所事事。

过去两个月,难得一个如此空闲的周末,竟有些恍惚的寂寞了。傍晚去楼下gym,一边踩着椭圆机,一边听蒋勳的“孤独”讲座,里面谈到儒家的群体意识、讲到竹林七贤的特立独行和五四运动的个性解放,有些说法略嫌牵强,有的却很深入人心,比如讲青春期的孤独,因为忽然发现父母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于是把自己关在房间,试图与自我的孤独相处,却不时被关切的敲门声打断,在父母眼里,这样的孤独是危险的。

讲儒家文化排斥孤独,讲柏拉图的人被劈成两半、总在寻找另一半的寓言,可感觉作者未触及或没有说破更本质的一点,即个体的独立和自由,这是我们长久以来不曾拥有的。因为没有意识到追求个体的独立和自由,所以从众成了最普遍的保护伞。因为个体的独立和自由得不到尊重,所以各种群体经常被置于个体之上,为了理想的某个主义或某个群体利益、而理所当然的牺牲个体。

时过八点,正待做饭,A同学从实验室打电话来,自行车被一个糊涂的骑车人一并锁了进去,只好让我开车去接他,这意外的插曲,真是好气好笑。

========== 借用一下A同学的分割线 ==========

庆生总会唱生日快乐歌,可最近却开始怀疑起来,生日真的一定要快乐吗?女人到了一定年纪,是不是会觉得生日并没有那么多快乐?因为要变老。害怕变老是不是一定就是女人的矫情?还是一定要优雅的老去?我不知道,惟应学会接受自己每一刻变化的真实,无论快乐哀忧,都泰然与它们共处。

没有别出心裁的创意,决定还是出去吃饭。选了Castro街上一家西班牙餐馆。正午阳光恰暖,浮云划过碧蓝如洗的天空,好像飘逸的山水写意。平日里热闹喧沸的Downtown,透着鲜少的清幽寂静。点了Ahi Tuna Tartar,发现喜欢外面的crust胜过tuna本身,买椟还珠的讽刺,有时也许只是作者的一厢情愿。对西餐的份量依旧估计不足,撑到饱腹,仍需打包走人。

补充了物质食粮,旋即去街后的图书馆取书。通过Link+,request了旧金山公共图书馆、加州大学Riverside分校图书馆、柏克莱公共图书馆、Alameda County图书馆的数本书,和A同学开玩笑,这么贪得无厌,算不算abuse纳税人的钱?能享受如此优越的图书馆系统,无疑是我留恋美国生活的最重要原因。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That is exactly what I feel. Since I came back to China, libraries in the states became my most-missed thing. Lucky you, enjoy the convenience! Love all your posts here:)

    Comment by xiaoyi — September 22, 2008 8:05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