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倒数

January 2, 2009 on 9:08 am | In 蛰居琐话 | 1 Comment

2009,继续读书写字。

趁元旦假期,和朋友聚会聊天,聆听,倾诉,交换彼此的故事。

岁末新初的零点,我在商场某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发呆。体验杭州岁末血拼的疯狂,马路变成停车场,店堂宛若大库房,物欲是一种比任何瘟疫都可怕的传染病。

2008最后一天,去博库书城,买了一本16开、2500页的英汉大词典。在图书大厦对面的特价书超市,遇心动的书若干,但想到搬运之苦,忍住没买。

原计划趁周二的半价日去看电影《梅兰芳》,因故没有成行,倒是读了蔡登山写的《梅兰芳与孟小冬》,一段模糊了戏里戏外的爱情,注定无果。再浪漫的爱,也逃不过现实的名分,这令人扫兴,却是真相的本质。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期末考试前的某个时间偶然读到了你的网志,心中一喜,全部是书评啊,但还得收心,在考完试后圣诞新年的悠闲里,大致浏览了你的几乎全部的文章。

    两个感觉:一、读书不断,笔耕不辍,书目总是在更新,文章总是在写,一年如一日,很是难得;涉猎很广,似乎以文艺为主。我还连带翻了你在yeeyan上的译文,注意到你的第二外语是德语。

    我去年8月来到美国,本来两个学期的LLM让我读了三个学期,现在仍然觉得专业和英语两个方面没有达到我当初设定的目标。也不奇怪,来的时候英语就没有过关,又怎么指望在18个月的时间里两面丰收呢.

    尽管我是一个嗜书爱书的人,法学院的学习已经让我手忙脚乱了,读完课前的案例就是我最大的目标了,却并总是能够做到,又哪有时间去淘图书馆的藏书?

    尽管这里的图书馆真的是好,全部开架,借书的数量没有限制,一周的四天里是24小时开放;尽管十年前在学校的时候,图书馆对我有着那么大的魔力,借同学的书卡(为了多借),去外校借,并且这魔力在心中存留至今。

    在回国前的这段空闲时光里,朋友说你现在可以去公园的长椅上发发呆了。是的,我真的需要一些思考。

    是关于职业的选择。

    十年前,在学校的时候,尽管爱书读书,却不成章法,硕杂有余,却不专深,没有一个一定的方向,因而毕业后就做了一份实务的工作,一恍十年。

    然后,有了一个出国读书的机会,但因为英语的障碍,似乎所获有限。

    即将回国,心仪的还是一个能够读书思考的地方,希望能够忘情学术,但似乎很难。

    因而,对你的生活不禁好奇,你的生活中难道只是读书吗,不须关心柴米油盐、工作挣钱?

    我知道,有的职业是以读书为业,而你似乎是以读书为生。在“为业“和”为生“之间,又有着多少踌躇和选择。

    以之为业的人,并不必然爱书;而以之为生的人,有不得不为读书之外的生计烦恼。

    我明白,如果要从事学术,广博之外,必得专深,有一个系统的目标和计划。

    想知道的是,你只是因为爱好而读书,还是也有一个目标、范围和计划?

    希望能得到你的回复。

    致礼

    Comment by Xiaoyong — January 2, 2009 10:12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