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藩:散步

April 22, 2009 on 12:40 am | In 书斋札记 | 6 Comments

如果一定要给文学与科学作一个区分,那么,读科学人写的文学文章,有时能获得新的感悟和启迪,比如陈之藩先生的这本散文集《散步》。

陈之藩先生生于1925年,就读北洋大学(西北工学院),后留学英美,在香港和美国教书,从事电子工程研究。陈先生写了不少散文,集结成书,包括《蔚蓝的天》、《旅美小简》、《在春风里》、《剑河倒影》、《一星如月》等。《散步》一集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写的多是科学家的故事,作者与杨振宁私交颇深,文里写到杨的地方不少,对杨李事件谈得很隐晦,似乎无法满足人的好奇。世上也许本无真相,只有一群对真相穷追猛打的俗人。第二部分与数学有关,讨论黄金分割、费曼怪数等,写得非常浅显,中学生、甚至小学生都能读懂,可惜自己已微露衰老迹象,对某些未知世界失去了新鲜感,读得很不仔细。第三部分非常值得一提,是作者在1947年前后写给胡适先生的书信,以一个晚辈的身份,与胡适探讨他对学生运动、国家前途的看法,很多观点非但没有过时,而且具有相当发人深省的作用,作者极具预见性的分析力和洞察力,令人惊讶。此外,里面写到当时的一些实际状况,值得作史料对比和研究。如果能与胡适的回信一起比照阅读,一定更有意思。

《散步》里的散文,文笔清雅恬淡,他们那代人的文字功底与幼时的私塾教育不无关系。

6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陈先生的书都是小小的,一百来页。轻巧又有趣。非常适合随身带着翻看。台湾天下的《陈之藩文集》往往合几种一册,反倒不及香港牛津按单行本付印让人喜欢。

    http://shop.kongfz.com/show_pics.php?bookId=19291341&shopId=1707

    Comment by perry — April 22, 2009 8:41 pm UTC #

  2. 这套牛津单行本看着真不错。

    Comment by Lilyppbb — April 22, 2009 10:43 pm UTC #

  3. 我借到的牛津单行本(ISBN 國 際 書 號: 0195964691
    9780195964691)怎么只有前面两个部分,而《大学时代给胡适的信》是单独的一本(也是Oxford University Press (China))。
    书是从山顶新亚书院的钱穆图书馆pick up的,然后沿着之藩与元方散步的路走下来,一直到工程楼。元方现在还在翻译系任教授。

    Comment by Naqing — May 8, 2009 12:02 am UTC #

  4. 香港肯定有不少好书吧,羡慕:P

    Comment by Lilyppbb — May 8, 2009 9:49 am UTC #

  5. 说起香港的书,我到是想起了一个问题。繁体中文书是直排的,所以读者念书的时候是不断的点头,认可接受前人的观点。而西文书是横排的,念书的时候就会不断的摇头,否认批判前人的观点。这种不同的念书习惯与培养创新有没有关系呢?我还真不习惯念直排的书,连续念上五页我就要头疼了。呵呵。

    Comment by Naqing — May 9, 2009 12:02 am UTC #

  6. 听过这个说法,不过我个人觉得是生硬的附会,没有道理。汉字最初以直排而非横排出现与早期记载文字的载体甲骨竹简有关。若真要讨论东西方思维文化的相异,应该从文字本身着手,而不是从表面的横排直排做过度诠释。台湾作家唐诺写过一本《文字的故事》,介绍汉字的来龙去脉,也有与其他文字做比较,写得非常有意思,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看看。香港大概能找到。BTW,这本书虽然是台湾版,不过是横排,不用担心会读得头疼。^_^

    Comment by Lilyppbb — May 9, 2009 12:16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