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的天气,我永远不懂

March 21, 2006 on 1:00 am | In 蛰居琐话 | 1 Comment

刮着大风,细密的雨,短短长长,在看得见的大气层里纷乱的起舞,大部分的雨丝失去了重心,从垂直被吹成了几乎水平,只剩几缕还颤巍巍的坚持着本来的下落轨迹。风吹乱了雨幕,也吹破了雨上的云层。厚厚沉沉压下来的云,被不小心撕开了一个小口,一束太阳光从这一小方湛蓝的天空中直洒下来,地面上深深浅浅的小水洼,在金色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流光熠熠。

有时,风会把云的口子越扯越大,近乎露出了头顶的整一片蓝天,太阳庞大的整张脸孔探出来,雨,淅淅落落的小了,车窗上的雨刷器慢下了挥舞的双臂,正前方,一道彩虹绚丽登场,赤橙黄绿青蓝紫,从宽阔的马路的左边甩出修长的身段,精确的弧度刚好跨过整条高速,在路的右边落脚,仿佛是通往天堂的拱门在这一刻倏然现身于世人之眼前。使劲踩着油门,期许可以在彩虹消失前穿越这道拱门,也许真的能走入天堂,或者看到天使,但无论如何加速,都好像接近不了这座正在渐渐隐去身形的天堂之门。一个恍神,彩虹之门已经遁入大气层,寻不到踪影,不甘心的回头张望,以为是不是把门留在了身后,其实没有。记不清,这是第几次错过了天堂之门,也许是过了,也不一定。

有时,太阳才刚露了小脸,厚厚的云又重新合拢过来,密密匝匝的雨帘中,夹杂着小颗的冰粒子,打在脸上轻微的发疼,从太阳雨到小冰雹的突变,仿佛也使心落入了冰点,米国的天气,我永远不懂,还是赶紧躲进楼里避雨吧。

而最让我不懂的,是以前在东部碰上的冻雨,后来看李安的电影,知道那叫ice storm。雨水落到哪里,就结成了冰,一夜醒来,屋外的一切,宛若晶莹剔透的冰雕,整个世界都在冰封中凝固了,很美,很冷,也很脆弱。

after Ice Storm

1 Comment

  1. 写了一年多了都不公开,怪不得没人来。:-)

    Comment by elephant — March 21, 2006 1:49 am UTC #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