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印象

January 18, 2010 on 2:52 pm | In 到处乱走 | 1 Comment

大学毕业后没再去过北京,时隔七年,重返旧地,无暇欣赏翻天巨变,除了出去吃饭,大多数时间关在旅馆校稿子。最深的感触莫过城市规模越来越大,行人如蚂蚁过街,活得越来越渺小。

12.23

国航的航班停在北京机场新建的T3楼,没见到传说中的室内亭台楼阁,但仍能分明感受到十足的气势,透过巨大的斜窗,可以直接遥望停机坪,景观一流。从机场先搭机场大巴,到上地,然后再打车去中关村的旅馆,遭遇爱尔兰作家托宾在上海时说的玩笑话,“全世界的城市里,最不认路的就是出租车司机。伦敦的出租车也这样!”,类似的经历在后面几天还有发生,甚至还被一位不厚道的司机扔在一个与地址毫不相干的陌生地。

中关村早已面目全非,旅馆附近就有地铁站,出门很方便。路上车堵得还像蜗牛。晚上去新中关商场里的一个上海餐厅吃饭,望见路对面的海淀剧院,想不起是以前就有还是新建的,一切都很恍惚。

12.24

中午和大学时的同学兼室友约在西直门见面,在地铁站旁又一座拔地而起的新商城里吃火锅,店里的服务周到得让人受宠若惊。

晚上去五道口,目睹和体验了下班高峰时地铁人挤人的壮阔场面。吃完饭,走出烧烤店,大风狂作,听说第二天要降温。顶着深夜寒风回到旅馆,才想起是平安夜,尽管满城的圣诞树,热闹璀璨得不亚于纽约,但由背后的历史或文化底蕴造就的节日气氛,哪是几颗金灿灿的彩球、或几曲欢快的圣诞音乐就可替代?

12.25

中午与人有约,获赠若干可爱的图书,感激+欢喜。下午老老实实回旅馆干活。晚上没有闹哄哄的饭局,终于可以和A同学单独小酌。

陪A同学去匆匆拜访了一位北大的老师,注意到,教授家中的电视机积满了灰。

12.26

回杭的航班是晚上。中午退房,寄存好行李,出门游荡。中午去朋友推荐的晋阳饭庄,去的是总店,挨着纪晓岚故居,吃完饭,凭收据能进去免费参观。巴掌大的地方,记载中三进的院落,只走了一进,就没路了。想买一本《阅微草堂笔记》作纪念,只有一个花里胡哨的插图版,极俗,没买。

慕名想去看看三里屯的老书虫,没想到问路问到绝望,每个人脸上贴着漠然的表情,好像都是陌生的游客,都是这个城市的异乡人。幸有A同学耐心陪我瞎撞,费了好大劲总算找到,没空跑一场。一幢独立二层小楼,掩映在树后,有几分别致。用咖啡点心点缀书籍,实不新奇,但有不少英文原版书,让人驻足。收银台旁,一位金发碧眼的男子,手持一本英语书,在向一位中国人讲解着什么,似颇投入。

IMG_0640

IMG_0643

IMG_0644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发现你圣诞夜也在五道口,不知道怎么,一阵温暖。或许是觉得世界原来真的那么小吧。

    Comment by ceeline — January 20, 2010 6:15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