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的迷思

December 12, 2011 on 3:09 am | In 蛰居琐话 | 2 Comments

今年夏天在上海听托宾与王安忆的对谈,中间有读者问两位作家他们在创意写作课上教学生什么,王安忆说,她主要让学生发现写作的乐趣。这个回答虽然普通,但想来颇能获得赞同,可我的心中却哑然失笑,又一个兴趣爱好的迷思。在自己读过的欧美作家的访谈中,几乎没有一个作家说写作是快乐的,包括托宾。记得他在中国时,不止一次告诉采访他的记者,写作对他而言决不是快乐的事。

几年前采访李翊云,她说,从生物本科到免疫学硕士,科学训练对她日后文学写作的影响在于让她获得一种务实、敬业的精神。对她写作班上的学生,她常批评他们不够敬业,“搞科研,每天要在实验室做十个小时以上的实验,写作也是,要当作家,每天不写上3、4个小时,怎么行?再好的作家,也可能写出很差的东西。不管好不好,起码要写出来才知道。光空想没有用。”

把时间再往前推,想起更早读过的一篇沈从文先生的《给志在写作者》,里面谈到兴趣和信仰的问题:

“我接到的一切信件,上面总那么写着:

‘先生:我是个对文学极有兴趣的人。’

都说有“兴趣”,却很少有人说“信仰”。兴趣原是一种极不固定的东西,随寒暑阴晴变更的东西。所凭借的原只是一点兴趣,一首自以为是杰作的短诗被压下,兴趣也就完了。

我听到有人说,写作不如打拳好,兴趣也就完了。或另外有个朋友相邀下一盘棋,兴趣也就完了。总而言之,就是这个工作靠兴趣,不能持久,太容易变。失败,那不用提;成功,也可以因小小的成功以后,看来不过如此如此,全部兴趣消灭无余。”

这是1936年一位中国作家对写作秉持的情怀和理想,不知这样的信仰是否还在,是否还能传承?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关注Lily博客好久了
    每次都能在这里读到一些好东西,或者是书单,或者是评论,或者是像这篇这样给人启发的小故事~
    喜欢这里的文字,一直支持你!

    Comment by AnnieG — December 14, 2011 2:52 am UTC #

  2. 要写出舒服的作品,靠天赋就能做到;要写出伟大的作品,必须刻苦勤劳。

    Comment by lmzlh — December 14, 2011 6:40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