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看球

July 21, 2006 on 2:36 pm | In 蛰居琐话 | 2 Comments

看球赛的那一个月里,读书计划里的to do list像吃了定风丹,一动不动,一推再推,心里充斥着不小的罪恶感,最近算是补回了一些,闲下来,写点看球的乱七八糟,当作一点记忆的痕迹。

我是意粉

有人说,这年头称自己是伪球迷的,是一大俗,为了免俗,我给自己贴个标签叫作意粉。决赛那天,一块看球的一个意粉mm说,没想到会在青春的尾巴看到意大利夺冠。如果真的是二十四年的轮回,那么下一次当他们晋级五星的时候,也许我们已经华发渐生,还会在看球吗?

我不懂球,领略不了桑巴艺术足球的美妙,所以我喜欢帅哥最多的男模队。算起来,看的世界杯比赛其实也不多,94年的时候,跟着大人有的没的看几眼电视转播,记住了一个梳小辫子踢球的男人叫巴乔,后来收藏了一张他把球鞋挂在脖子上的酷酷的海报。

98年,剪去辫子的巴乔成熟了很多,苍老了很多,他没有再射失点球,可惜男模队还是因为点球被东道主挡在了四强之外,而我,也就专专心心的去高考了。

00年,开始看欧锦赛,却又碰上期末,花了200多小洋,在学校对面的宾馆看了一场完整的半决赛,在背运的东道主面前,男模队点球翻身,可惜决赛倒在了同一只脚下。

02年,临近毕业,虽然有时间,可是只能在热腾腾的宿舍看学校的网络电视,男模队更是悲惨的遭遇了泡菜国的黑哨,十六强之后,我又和朋友逛街吃喝去了。

04年,在热爱football的山姆大叔家里,看一场欧锦赛要20大洋,简直就是杀猪,幸好还有网络电视。本还打算留点钱,看男模队淘汰赛的电视转播,谁料小组赛三轮完毕,兄弟总是兄弟,2:2的完美比分,男模队就只有打包回家的命。甭说什么阴谋论,谁让自个不争气呢。

06年,有了时间,有了平价的卫星电视转播,还有男模队走到最后的表演,于是第一次完整的看了世界杯大部分的比赛。

用记忆看球

球迷是一种情结,与球队的表现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当媒体极尽吹捧五星巴西的豪华阵容,当九十多公斤的大罗对日本小弱队的两个进球被夸成“肥而不腻、笨而不拙”的时候,我开始明白,这一次,也许不是我不懂欣赏巴西足球的艺术,而是因为我缺少对他们曾经美丽的记忆。

记忆的力量是强大的,强大得使我们相信它比现实来得更可信更靠得住。男模队,曾经没有中场的他们,踢了几年难看的功利足球,龟缩防守,不思进取,成了他们的代名词。可是当他们改头换面与德国踢了一场漂亮的攻势足球后,因为决赛的破妖无门,又成了争议的冠军。必须承认,法国的几位老妖的确厉害,男模队也确实稍逊一筹。可惜,不够锐利的前锋始终穿不透足够坚厚的盾,既然矛盾相当,冠军给矛还是给盾,其实是一个命。何况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比赛,只要第一只有一个,就不会只看纯粹的技术指数,就一定会有运气这个东西的存在,不过运气只会眷顾有准备的人。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古人几千年前就明白的道理,在越来越强调机会平等的民主社会里,却成了现代人不愿接受的心理障碍或者失败时嚣张蛮横的借口。有时真不明白,人类究竟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

有人说,这届的世界杯是一场还债,特的金球和点球,16年前被德国人拿走的那个冠军,呵呵,还债也好,复仇也罢,足球是圆的,圆的东西里也许总会有些轮回吧。

金球金不金?

足球本身就是一项兼具蛮力和技巧的运动,这些从小在球场上混大的球员,管你多少大牌多少身价,说白了,还是一群没啥文化的粗人莽汉,当然他们身上自然流露出的那股原始而率真的气质是另外一种引人的魅力。本来一件挺简单的事,两个粗人吵架对骂,其中一方憋不住了,打起人来,不管是一时的情绪失控,还是习惯性的脾气暴躁,或者是在比赛的重压下身体精神处于极度的边缘,按球场的规则,一张红牌没啥可冤的。至于事件里面,是骂人的错多点,还是撞人的错多点,这不好比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吗?从五讲四美的角度讲,两个都有错。可事件发生在球场上,既然一般性的国骂是在规则的许可范围内,而动头撞人则被定为绝对违规的行为,那么按游戏的规则办不就结了?可大牌就是大牌,闹得沸沸扬扬令人恶心,神啊人啊血性啊尊严啊,游戏外的五讲四美道德规范,都被扯了进来,口水满天飞,莫不是比赛那阵子铺天盖地的球评瘾还没过够?另外,以前只知道中国人问候你妈的脏话会遭来暴怒,还听说,如果换成冰岛人,他可能会回答,那你要问问我妈看,呵呵,看来法国人和中国人更相通些哦?

撞了人还能拿金球奖,更是出人意外。后来知道,原来这金球奖是通过媒体票选出来的,那就见怪不怪了。投票这事儿,都能把小布什投出个连任来,还有什么意外投不出来的呢?这种民主的评选方式,最大的坏处就是会制造出一些愚蠢的结果,如果投票的笨蛋比较多的话。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呵呵,看了这么多,对于最后的评价还是不能苟同。忍不住要回一下了。可能你是意粉的缘故,自然而然的对对手怀有一些敌意,不管这是可以觉察的,或者是潜意识的。至于最后的金球奖,我想,就跟意大利最后拿到冠军一样,是宿命,这是98年欠他的。

    不过事先声明,我不是意粉,从来都不是球迷。当然,因为专业的关系,对法国有些好感。

    Comment by Zheping — August 16, 2006 10:08 am UTC #

  2. 说得很有道理,支持!

    Comment by luke — May 24, 2007 11:28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