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藏记——宗璞

December 19, 2006 on 10:37 pm | In 书斋札记 | 1 Comment

宗璞,原名冯宗璞,哲学家冯友兰先生之女。《东藏记》为多卷长篇小说《野葫芦引》的第二卷,也可单独成篇,另三本分别为之前完成的《南渡记》、和尚未出版的《西征记》、《北归记》。

也许是平时对国内的文学奖项关心不多, 读完小说google了一下,才知道这原来是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不过读书总是件很私人的事情,个人的喜好与评委的口味,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东藏记》以明仑大学历史系教授孟弗之一家从北平随学校南迁后,在云南昆明的生活为主线,记录了抗战期间在西南部的中国知识分子的面貌和精神,以小说的形式,为现代读者提供了一个生动的了解西南联大那段历史的窗口。

《东藏记》的时间虽然设置于1938年到1943年抗日战争的动荡时期,生活非常艰难,物价飞涨,物资短缺,还有频繁的令人提心吊胆的空袭危险,但是,不知是昆明四季如春的宜人气候,还是故事中那些知识分子的坦荡胸襟,抑或是作者隽永清丽的语言风格,国破家亡的现实,在小说的字里行间中,透出的不是咬牙切齿的仇恨,反倒有一种风轻云淡的滋味,又不失爱国的热情,淡然而坚定,就像全书开篇前三段里所描写的昆明的蓝天和白云那般,“澄澈”、“轻淡”和“飘然”。这中间,似乎也可见到时间的力量,像一个巨大的筛漏,大浪淘沙后,留下的是对美好的人和事的回忆。

《东藏记》以强烈的现实主义风格,但不拘于情节的戏剧性,着重日常生活的描写,没有太多大起大落的波折,与动乱的时局仿佛形成一种对比,不是因为昆明这个世外桃源的环境,而是因为故事里住着一群内心宁和的学者和文人。而里面的年轻人,活泼好动,充满生机,又纯真善良,如西南的山水般清秀澄亮。

小说的文字美不可言,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自然流畅中,富有散文般的诗意。于是,平淡的生活,在这曼妙的语言下,也显得不平常起来,虽然没有跌宕的情节,仍能使人读起来饶有兴致,爱不释手。惟有遗憾的地方是,小说过于偏向记事,对人物的刻画,略欠火候,(个人则以为,小说的本质在于写人,胜于记事,事多为承托,人才是核心,又想起《红楼梦》,应是中国小说里写人最成功的巨作,又想起中国小说的传统,话本,讲故事重于讲人,之后又有政治的关系,一味的强调现实主义路线,大概也是中国现代小说佳作罕少的一个原因),除了那对爱嚼舌根的尤氏夫妇,作者用了明显讽刺的口吻,对其他的人物,主角配角,美的善的,反而有些失去了个性。但是,瑕不掩瑜,《东藏记》单就语言来说,就已是中国现代小说中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绝对值得一读。

dzj.jpg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因为昨晚看了louis malle的片子,所以在一个有着咖啡豆干燥味道的中午在网上查找资料,于是便进了你的窟。
    窟的门,很干净;窟里的陈设,很舒适:如同一席可蜗的沙发。
    不习惯留言的我,于是留言了。
    大概源于羡慕你的生活状态。

    Comment by steambreaddies — December 21, 2006 8:24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