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基因(Richard Dawkins)

January 7, 2008 on 1:03 am | In 书斋札记 | 1 Comment

A同学难得借书,借回一本Richard Dawkins’s The Selfish Gene,与我几次叨叨此书的受欢迎程度和划时代意义,颇有一番非读不可的理由,结果自己却不读。我不是上帝创世纪论的信徒,对进化论也无太多热情,更对介入社会人文科学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全无好感,不过挡不住好奇,花了一个下午粗略通读了这本32年前出版、迄今全球销量过百万的科普著述。

建立在“适者生存”的基础上,把自然选择的规律归结到基因间自私竞争的观点,并无特别惊世骇俗之处,中间引述了许多生物界有趣的实例,具有相当的说服力,在立论之前,作者预先声明,自己只是客观讲述生物如何进化,既不提倡以进化论为基础的道德观,也无意从道德角度明示人类应该怎么作为,撇清可能引来的道德指责。可是,当作者在新版里加入Memes一章,把基因进化(genetic evolution)列为多种进化可能中的一种,进而提出与Gene相类的Meme概念、试图以进化论来解释人类的文化现象时,不难见出作者的野心,而这也是我最不认同此书的一点。

与“上帝造人论”分庭抗礼的进化论,在某个意义上揭示了人从何而来的巨大迷思,同时也把人类纳入生物进化的轨道,于是,既是观察者又是被观察对象的人,在这里陷入一个诡谲的怪圈。由进化论归纳出的“自然选择”、“适者生存”相关论述,把物种的历史描述成一个具有指向性的发展进程,可在大自然实际的发生中,这个过程其实是随机、偶然和被动的。相对于目前推断出的地球已存在了46亿年的时间长河,人类的历史只是整个物种随机选择和进化过程中一个极其短暂的环节。同时,作为高等动物的人,它的某些特质──比如,会制造工具、会使用火、有语言、有意识、有主观能动性等等,人类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生物学家各有见解和争论──决定了不能把它与其他生物一视同仁。

当进化论只是被用来阐释人类以外的物种发展时,它为我们认识世界打开一扇新的窗口,可是“进化”一词里“从低等向高等”的言下之意,隐含了一种危险的妄想。当人类把自己(当作一个物种)放在进化的轨道里,却又不安于被动的被自然选择,妄图顺应“适者生存”的道理、以生物的优越性来主动操纵人类自身的进化时,结果是自相矛盾,违背了大自然长期、随机的选择规则。

Dawkins在The Selfish Gene新版中提出Meme一说,为文化进化论创造了一个类似生物基因的复制实体Meme。按他的观点,一个Meme之所以会被不断复制,很大原因在于它对人具有强大的心理号召力,例如“上帝”这个概念。可与基因的一个显著不同,Meme的复制过程是人为而非自然规律的,因此,一个Meme相对于另外一个对位Meme的竞争,不再是生物基因那种被动盲目、无意识、中性的自私。诚如社会达尔文主义被用来为种族主义、帝国主义正名的历史教训,以Meme为复制实体的文化进化论,极有可能导出一种建立在所谓Meme(基因)优越性上的文化霸权。为避免这个负面的结论,作者强调人类自觉的预见能力将能战胜自私的基因复制的暴政,可这一乐观的断言,也暴露出Meme论本身在解释人类文化现象上无力自圆其说的不足。

絮后赘语:近期《三联生活周刊》有篇关于“输出价值观”的文章,里面提到Dawkins’s Meme一说,引用得很是含糊。首先,Meme这个概念本身,并不等同“价值观”,其次,一个国家强大、其价值观便会自动输出的朴素观点,带有建立在经济物质实力上的文化霸权色彩。据说“输出价值观”一说法出自法国外交部长之口,因为是闹剧中的一个插曲,懒得花心思去考证,如果引述无误,不过是法国人的“老帝国”心态在作怪。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据说他的新书The God Delusion也不错~

    Comment by smallx — January 8, 2008 4:16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