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

February 26, 2008 on 6:30 pm | In 蛰居琐话 | 1 Comment

中午吃饭时,翻阅刚借的《季羡林说自己:镜头人生》 (2007年7月出版)。一本书编得粗制滥造至此,着实让我开了眼界。收选的文章拼凑牵强,甚至还断章成篇,就连编者在后记里大言不惭的全书主体──照片,其编排也是芜杂无章,乱得离谱,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场合的两张照片,相距三十页之遥,配的说明文字还不尽相同。

书中一篇文章里,季羡林老先生这么写道:

“我觉得,有好多文章是大可以不必写的,有好些书是大可以不必印的。如果少印刷这样的文章,出版这样的书,则必然能够少砍伐些森林,少制造一些纸张;对保护环境,保持生态平衡,会有很大的好处的;对人类生存的前途也会减少危害的。”

我怀疑,此书的编者大概连书里的这些文章都未曾草草读过,不然,何会出版这样一本不知所谓的废书?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我觉得,有好多文章是大可以不必写的,有好些书是大可以不必印的。如果少印刷这样的文章,出版这样的书,则必然能够少砍伐些森林,少制造一些纸张;对保护环境,保持生态平衡,会有很大的好处的;对人类生存的前途也会减少危害的。”

    哈哈,还真讽刺

    Comment by anna — February 27, 2008 2:49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