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本回忆录

April 26, 2008 on 10:04 pm | In 书斋札记 | 3 Comments

计划读一些20世纪上半期几代学者文人的自述、或由他人撰述编著的相关书籍,目前已读的有三本自传体回忆录,简记如下:

《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钱穆):从书名可看出,这是两本回忆的合集。《八十忆双亲》是钱穆先生80高龄时写的回忆江苏无锡七房桥家族历史与父母双亲的文章,篇幅不长。《师友杂忆》写在此后,起笔于1977年冬,前后历时五年,1982年秋停笔完稿,从上小学中学、毕业后回乡教书、后任教燕京、北大、清华、西南联大等数所大学,到1949年只身在香港创办新亚书院、60年代受邀访美、定居台湾,一篇篇散文体的杂忆短文,构成一本较为系统完整的自传体回忆录,从中既可得悉钱先生一生求学执教的经历,许多人事的细节,也可作为考察中国现代史的一个旁证。两部回忆录都是用文言写成,使人得以体会文言较之白话独特的神韵,是意外的收获。老一代学人孜孜不倦的为学精神、自由宽容的优容雅量、和独立不随波逐流的治学立场,令人肃然感慨,更在在值得后人深思反省。

《西潮》(蒋梦麟):《西潮》被视作蒋梦麟先生的自传,但曰自传,又不尽然。私人的回忆在书里只占较小部分,主体更似一部纵论中国社会从清朝末年至民国时期近百年风雨的历史著述。蒋梦麟先生,童年受私塾教育、参加过科举考试,年轻时赴美国留学,获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博士,回国后,曾任北京大学大学校长,抗战期间,与梅贻琦、张伯苓一起负责西南联大,后又做过国民政府的教育部长、行政院秘书,抗战后期出任红十字会会长,一生跨越清末、民国两个重要历史阶段。

《西潮》里很多述及时代发展变迁的内容、和中西文化冲撞中作者观察比较后所得的感悟体会,其中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特别记录一笔。在描述中国古代社会组织、个人生活形态时,作者不止一次用到“民/主”一词,如讲到“中国的人口是由许多自治的小单位构成的,……中国的民/主体制包括千千万万的这种单位,由几千年来累积下来的共同的语言,共同的文化和共同的生活理想疏松地联系在一起”,“这是中国国民生活的优点,同时也是弱点。好处在于使中国生活民/主,……,坏处在于中央政权软弱无能,因而易遭异族侵凌”。在对比中日两国之长短时,继而写道,“日本所吸收的西方文明只是军事方面的上层结构,并未触及人民较深一层的生活和思想,她的上层结构固然现代化了,她的精神和观念却仍然是中世纪的。…… 因为封建制度废除的时间甚短,故封建精神在明治时代仍然存在,中国则在西历纪元以前就已经废除了。”这与通常所言中国几千年来是封建帝王专制统治的论述似颇有不同。忆及钱穆先生在《师友杂忆》中也曾提到,中国历代的旧制度不能简单以“黑暗专制”四字一笔抹杀。自己对中国古代史的认识仍停留在学生时代的一些皮毛,对上述观点一时无力作进一步深究,但不同、乃至相反的观点,有时参照相看,毕竟是多增了一番视野。

曾在旧书摊上购得一本世界书局印行的1974年版《西潮》,而此次所读乃是图书馆借得的大陆团结出版社2004年版,书名定为《西潮与新潮》,以为有合并的新内容,对比章节后发现,似无不同,除了新添数幅历史插图,坦白说,绝大多数不知所谓,反而把文章页分割得像缀着补丁,怪煞风景。此外,既没有收入罗家伦先生的序言,连蒋梦麟本人写的中文版和英文版序(《西潮》一书最开始是用英文撰写,后由作者将其译成中文)也一并省去,残而不全,令人遗憾。

《思痛录》(韦君宜):这是一段烙满历史伤痕的不堪回忆,也是一本痛彻肺腑的忏悔录。韦君宜女士,早年就读清华大学,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在民族救亡和爱国激情的感召下,奔赴延安,半个世纪来,历经中/共一次一次运动,《思痛录》便是对这些政治运动的一次总揽回顾和痛定思痛后的追悔反思。有关正文章节的内容,此处就不赘述,仅就《缘起》篇提出一个值得思索探讨的问题,做些摘要。

作为一二·九学生运动的一员,韦君宜女士当时放弃留美、投奔革命的决定,其心理动因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如她在文中所述的,“愚蠢的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政府,共同把我这样的青年推到了共产党的旗帜之下”,在国家民族存亡的关口,青年身体里流淌的爱国热血,是很能理解和感同身受的,但后面的话就有些让人困惑了,“但在决心入党之后,我把读书所得的一切都放弃了。我情愿做一个学识肤浅的战斗者,坚信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说的一切,因为那是我所宣布崇拜的主义”,这里面是种怎样的强大力量,把一个原来接受民/主/自/由思想的大学生,扭曲成一个抛弃独立之自我的盲目信徒,并带有殉道的宗教色彩,令人百思难得其解,是年轻思想的不成熟?是共/产/主/义煽动性的魔力?历史背后的原因,尚待更深入理性的分析研究,历史留下的深刻教训,足使后人引以为戒。

3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蒋梦麟所谈的“封建制度”应该是指 feudalism,裂土封侯的制度。“中国则在西历纪元以前就已经废除了”,说的应该是从西汉开始,中国创立了自己一套中央集权的政制。

    在划分社会历史阶段时,马克思主义是根据欧洲历史总结的,所以“封建社会”是指中世纪欧洲那种社会:土地以封地采邑的形式存在,政治体系建立在领主与封臣关系的基础上,封臣或佃农占有/使用土地的代价是效忠、在战时服兵役。

    中国从西汉以来确立的中央集权社会被称为“封建社会”,其实是建国后运用马克思主义强行划分历史阶段的一个结果。

    Comment by alice — May 2, 2008 10:14 pm UTC #

  2. 谢谢 alice 的解惑。

    Comment by Lilyppbb — May 9, 2008 2:50 am UTC #

  3. 我才要谢谢你呢,从你的博文中受益菲浅。

    Comment by alice — May 12, 2008 9:15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