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Ondaatje: Divisadero

December 8, 2008 on 7:22 pm | In 书斋札记 | 1 Comment

在加拿大作家迈克尔·翁达杰的小说作品中,国内读者最熟悉的大概是《英国病人》,原因或许不在于它问鼎了布克奖,我想,更多是来自改编自小说、并且成为当年奥斯卡大热的同名电影。

Divisadero 是翁达杰去年出版的新作,Divisadero是旧金山的一条街名,不过在书中,它有着更多层次的寓意。小说分成三部分,每部分几乎都可独立成篇,但之间又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从加州的拓荒者到拉斯维加斯的玩命赌徒,从农场少女到法国文学研究者,从世纪末纸醉金迷的赌城到世纪初人烟稀少的野外山林,翁达杰轻柔飘逸的文笔,牵引着读者的思绪,在一个蛛网世界里游走自如。

可以从两个极端来评价这本小说,正面的:大胆奇特,意象丰富;反面的:松散无章,漏洞太多。其实,这也是现代派小说和古典作品的区别所在。

人类文明跨入20世纪,重重危机使作家们意识到现实的多种可能性,封闭的情节已无法呈现我们所处的这个暧昧混沌的时空。小说从叙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演变为描摹现实的某个横截面,逼视人性深处的真相。阅读这类作品,得到的不再是虚拟世界带来的暂时安慰(替代品是相当数量的好莱坞电影),而是思考、内省、追问。于是,一本小说的可读性和文学性,有时变成势不两立的较量。

抛弃传统小说的情节框架,对作者和读者,都是一次挑战,或说冒险,当然,双方也可以互不买账。翁达杰的Divisadero就是这么一本会让读者分成爱恨两派的作品。不过,抛开令人失望的故事的开放性、或说不完整性,作者深厚的语言功力却是无可挑剔。写加州拓荒,粗犷淳朴,写赌场赌局,惊心动魄,写法国乡村,哀伤迷人,没有为了结构的实验性而牺牲文学的审美,这一点,很值得当代、尤其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家借鉴学习。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哇,我刚刚看完《英国病人》哦,好巧啊。很喜欢这个作家的语言。你说的《孤独六讲》我也在网上看了一点,也很喜欢。谢谢你。

    Comment by ed — December 9, 2008 1:24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