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与狗

March 10, 2006 on 1:22 am | In 书斋札记 | 1 Comment

在《穗子物语》里读到一篇《爱犬颗韧》的短篇,熟悉的内容和语言,和严歌苓另一个小说集《倒淌河》里的《士兵与狗》几乎一模一样,因为手头没有找到《士兵与狗》的原文,所以不确定,两者是不是有细节上的差别,但整个故事情节、主要次要人物、和大部分的描写,基本都是一致的,于是觉得很纳闷,为什么这个并没有少女穗子出现的短篇会被收录在《穗子物语》的系列小说中,而且用了这么一个温情脉脉的标题,爱犬,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小说里的主角颗韧,并不是一只搂在怀里惹人怜爱的宠物爱犬,也没有特别的忠心护主或英勇救人的感人壮举,它是一头顽强不死的藏獒,浑身散发着高原的野性,它和收养它的这群文艺兵之间发生的故事,像一种倔强的拉扯,没有太多温软的亲密,甚至带着几分被虐犯贱的色彩,实在难和爱犬二字联在一起。暂且当作对《士兵与狗》的重温,来说说这个别样的藏獒和士兵的故事。

颗韧之所以被这群到处演出的文艺兵收养,是因为他们杀了烤了吃了颗韧的五个兄姊,他们的吉普车把追赶来的颗韧的母亲辗成了扁平,也许在藏獒的情感里,是没有所谓的杀母之仇杀兄之恨的复杂纠结,更没有报仇雪恨的传统,只有生存的本能,活下去是即时也是永远的指望,所以,成了孤儿只有一个月大的颗韧,顺从情愿甚至带着感恩的心情,成了这群文艺兵中的一员。

颗韧是通人性的,尽管这些恶棍样的士兵,经常用各种恶作剧来暴虐的对待它,但颗韧仿佛读得懂这种捉弄背后的有一些扭曲的疼爱,尤其是经过了死里逃生一劫之后,它更加确定了那份在这群粗鲁的士兵内心处隐藏的很深的对它的亲密之情,所以,它死心塌地的粘着这群文艺兵,即使在被抛弃之后,依旧执著拼命的追着行军车奔跑,直追到他们下一个要到的兵站,跟了整整三天,饿得奄奄一息,别的军校学生喂它饼干、午餐肉,可当这些文艺兵集体叫喊“颗韧”的名字时,它毅然拒绝了美食,重新回到他们的群体中。这份令人难以理解的忠诚,像一条刺哽在喉中,有些许刺痛,挥之不去,它是颗韧才有的忠诚,是人永远学不来,模仿不来的。

颗韧的灵性不只如此,格外灵敏的嗅觉,使它能够在这些男女士兵间,准确无误的分辨出谁和谁的情愫暧昧,于是,它开始当起地下传递员,把女方的拖鞋偷掉到男方的床跟前,又把男的皮鞋叼回女宿舍,慢慢的,从鞋子发展到胸罩内裤,不得了,这些私隐的、带着青春荷尔蒙味道的物件,把这群少男少女心底蠢蠢萌动的情欲越煽越旺,终于,发生了不可收拾的一幕:深夜,赵蓓和小周在行军床上被队长逮个正着;事后,自杀未成的赵蓓被遣返老家,仍留在部队的小周,性格大变,像换了一个人,而成了叛徒汉奸的颗韧,挨了一顿打,被遗弃在行军车下。也许颗韧并没有从自己和瘦母狗被文艺兵深深拆散的教训中明白过来,有的爱是不能催化是要压抑的,也许它永远不会明白,而“我们”,也永远无法像颗韧那样放纵的爱。

颗韧的悲剧发生在它随部队回城以后。此时的颗韧,已经长成一头体格硕健、威风凛凛的真正的藏獒,可是因为不驯服的野性,当隔壁幼儿园司令员的千金孙女挑逗威胁它时,颗韧狗胆包天的咬伤了这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虽然颗韧是出于自卫的天性,但人的法庭是不允许狗辩白的,所以,除了死罪,无路可逃。士兵们给颗韧灌酒吃安眠药,把它藏起来,不行,司令员要看狗皮的;想索性让拉粪的大爷把颗韧带走,可是警卫团的人来了,于是,颗韧被枪杀了,死了。

颗韧与士兵的故事,没有矫情的浪漫,没有做作的温存,但至情至性,感人至深。士兵的任性,对颗韧的爱厌弃怜,藏獒的至性,对士兵们不依不饶的依恋,都是最真性情的流露。作者用生动历练的文笔,描绘了这段源自天性的原始的既野而真的感情。对野性和人性的探讨,是严歌苓不少短篇小说中一个重要的情感主题。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爱犬颗韧》原名《士兵与狗》,收录于《倒淌河》,三民书局出版

    Comment by Chloe — June 6, 2009 5:20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