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囊饭袋的生活

March 22, 2009 on 8:45 am | In 蛰居琐话 | 1 Comment

最近下馆子频繁,有时吃饱喝足后,脑子和笔头便迟钝起来,切身体会了什么是“酒囊饭袋”,真该收敛一下。

在读内米洛夫斯基的《法兰西组曲》,二战小说里唯一创作于战争期间的一部作品,细腻生动的描绘了一幅法国沦亡时的人物群像,战争的危险和恐惧撕开人类粉饰内心的层层伪装,作者对人性淋漓尽致的刻画,显出非凡的睿智和犀利,令人想起中文世界的张爱玲。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对丑恶的承受度上,很多时候女性作家往往下笔比男作家更狠,或者说,更能勇敢的直面现实或人性阴暗不堪的一面。不知道这是不是潜意识里一种对男权社会的集体反抗?

读了两篇勒克莱奇奥(Le Clezio)的小说,《偶遇》(Hasard suivi de)和《安格利·马拉》(Angoli Mala),觉得他能获诺贝尔文学奖,绝非虚名。这两篇作品给我的印象,简单概括,这是一位心中藏着美与爱,追求纯洁理想的作家,这一点,在后现代的当下,已经变得非常稀少。世界太糟,把我们逼向浮躁的不满,愤怒使人变得尖刻锐利,却失落了最初的纯真。

看了电影Rachel Getting Married,叙事还算吸引人,但终究不脱好莱坞温情脉脉的窠臼,不痛不痒的“伪独立片”。

昨天进城,沿着希区柯克Vertigo的足迹,走了许多地方。如果说中国的山水因为帝王将相、文人墨客有了历史的底蕴,那么在美国,电影也许可以成为了解和认识地区文化的一条重要线索。细心回忆,发现旧金山很多地方可以和电影联系在一起,Alcatraz和The Rock,Gold Gate Bridge与纪录片 The Bridge,更不用提专门开辟的Vertigo Tour。

参观Vertigo Tour的其中一站Mission Dolores,18世纪西班牙传教士建的一座圣方济各教堂。从墓地花园转入教堂的sanctuary,A同学语出惊人的说出一句,到了和尚庙的大雄宝殿。不知道是精辟,还是算无厘头呢,决定当作某人语录在此记下一笔。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你好,LILY:)我在查找IRIS Chang的小说,然后无意就来到了你的BLOG:)我也功课不忙的时候就喜欢看看书,然后看到你看过这么多我喜欢的书就很兴奋:)想留下我的EMAIL和你交个朋友:)我们可以交流读书心得或什么的:)我住在湾区,你以前也是吧,现在搬到STANFORD那里啦? :)

    Comment by 蓝小山 — April 9, 2009 3:13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