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费

May 1, 2009 on 11:20 pm | In 蛰居琐话 | No Comments

最近昏头,破了好几次小财,只好阿Q一下,权当学费。

新去的图书馆DVD不能网上续借,自以为续借成功,三天后发现overdue,三张DVD,罚了九块钱;

在图书馆找到一篇期刊文章,不会操作复印机,横放竖放,试验了五次,仍然无法将一页完整的复印下来,最后只好手工劳动,补全缺失的边角。这等机器盲,大概快沦为现代社会的淘汰物种;

第一次试用全美图书馆的馆际互借服务,因为系统庞大,效率自然可想而知,按图书馆的说法,从递交请求到最后确认能否调借到书,中间可能会长达两个月。等两个月倒还在其次,让我比较困惑的是收费。除了调书图书馆可能会在出借书时要求收取一笔服务费外,在我递交请求时,就要求先支付2刀的一个费用,并且不管最后这本书是否调借成功,这两块钱恕不退还。还不清楚这是整个馆际互借的统一收费,还是我去的这家图书馆的自家定价,打算去别的图书馆打探一下。

短叹一下,严重怀念湾区的Link+!

一直想不通美国人不晒衣服而用烘干机的习惯,今天白天洗衣服时又开始琢磨。加州如此富饶的阳光资源,就这么天天浪费,可一转念,用太阳能发电,再把电用到烘干机上,似乎也是一样,不是?可为什么要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呢?

昨晚读到一篇书评,介绍Raj Patel写的一本书 Stuffed and starved : markets, power and the hidden battle for the world food system(撑死的与饿死的),作者是康奈尔的博士,现在在南非的University of KwaZulu-Natal 任教。书评开头这段话会让你我有什么感受:

“從未有一個時期如同現在,挨餓與過胖的人口皆以正比向上攀升。一方面,英國的孩子在超市裡,為了要從27種不同的穀類麥片中挑選哪一種而傷透腦筋(儘管這些產品對成長中的孩童而言全都過甜);另一方面,全球各地紛紛傳來農民自殺事件,因為他們連餵飽自己的家人都沒有能力。”

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一到周末,就有点胡言乱语。

No Comments ye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