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滋与同性恋

June 7, 2006 on 3:25 am | In 蛰居琐话 | 1 Comment

朋友推荐给我两篇白先勇写的关于八十年代初爱滋病在美国男同性恋之间蔓延传播的短篇小说,Danny Boy和Tea For Two,仍是白先勇一贯细腻温软的文字,一贯悲天悯人的情怀,把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而变得更脆弱的同性之爱刻画得如泣如诉。在这场灾难发生了二十几年过后,再说爱滋是瘟疫,自然已是愚昧和无知的表现,但是,这种残酷的愚昧和无知,确实存在过,而且在落后的地区,还在继续存在着。就像最近听说的,在非洲的某些地区,竟然相信和处女发生性行为,就可以治愈爱滋,不用去嘲笑他们的无知,因为我们也曾经这样过。想起以前看的一本散文集《树犹如此》里,收集的几篇白先勇先生关怀艾滋的文章和演讲,提到关于爱滋病的一些历史,拿出来回顾一下。

现在,大多数的人已经了解到,爱滋是一种通过体液传播的免疫系统受损的疾病,但是,在爱滋病例最早被发现的初期,人们对这种病毒是一无所知的。要体会这种由未知而引发的巨大的集体恐慌,想想三年前的那场SARS病毒,也许就可以感同身受。而不巧的是,在美国发现的第一起爱滋病例,是一名男同性恋者,然后就是他的性伴侣被发现染病,接下来,爱滋,就像一场瘟疫,在纽约和旧金山的男同性恋群体中急速的扩散蔓延。因为宗教的关系,同性恋在西方被认为是一种罪,如今,一种莫名的病毒侵蚀到这个有罪的群体,使这些触犯了天条的人无药可救、失去生命,于是在很多保守的人看来,这变成了一场上帝对同性恋者的惩罚。其实,为什么同性恋之间那么容易感染爱滋病毒,是有一定原因的,比如,同性恋的感情一般不太稳定,多个性伴侣的情况比较普遍,还有,男同志间流行的三温暖浴室,也是病毒传播的一个重要源头。可是,在爱滋爆发的初期,因为罹患爱滋的人多数是男同志这个偶然,结果把爱滋认定为对同性恋的一种天谴,这是何等可怕的一种愚昧和迷信?而这种迷信的阴影,即把同性恋和爱滋连在一块,直到现在还阴魂不散。其实放眼全球,爱滋病在非洲的传染途径,主要是异性性行为和母婴遗传,在亚洲,色情行业的泛滥,主要还是因为异性性行为而发生的感染,还有不健全的卫生制度导致的由输血或共用针头而引发的感染,显然,这些都和同性恋无关。

至于爱滋病毒的源头,医学上,目前有在灵长类动物的身上发现类似的病毒,虽然还不能证明爱滋病毒确实是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不过奇怪的是,人们在非洲发现感染了和人类一样HIV病毒的黑猩猩,但是,黑猩猩并没有出现像人类一样病症,也没有病发致死。这也许是个值得医学研究的现象吧。

近年来,白先勇先生一直在从事关怀艾滋的工作。虽然以前在他的演讲实录里,读到过一些关于八十年代爱滋病在美国初出现时的状况,但这次读他的小说,感觉还是不同,里面除了写到人们在这场瘟疫降临时的惶惶恐惧,也写到当时为爱滋病患者成立的慈善机构里的情景,让病情轻的感染者照顾病重者,同病相怜者之间惺惺相惜的互爱之情,从惧怕死亡到坦然面对的心理转变,还有两个恋人之间生死相许不离不弃的爱情,既然是爱,就是应该得到关怀和悲悯的,不是吗?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正在准备一篇关于同性恋与爱滋病患者的presentation,你提到的资料对我帮助很大,谢谢。

    Comment by yan — December 2, 2008 9:33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