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nking:A Love Story (Caroline Knapp)

June 1, 2007 on 3:15 pm | In 书斋札记 | 3 Comments

knapp960617.gif

你可知道,酗酒原来不仅仅是意志薄弱的心理问题,也是一种生理构造上的疾病,甚至与家族遗传史有关;酗酒者对杯中之物的贪恋,就好像患了腹泻的病人要上厕所,不受意念控制;全世界,亚洲人中酗酒者的比例最低,原因之一是部分亚洲人有Asian Flush Syndrome,那种喝完酒后脸红心跳不舒服的症状,其实是一种生理上抵挡酒精的身体反应机制。

酒鬼,不一定是深夜路边提着空酒瓶、颤颤巍巍烂醉如泥的落魄汉,当今美国,一个走在大街上衣革笔挺、意气风发的职场强人,也许内心同时住着另外一个“酒鬼”的恶魔,人们把这些过着双重生活(double life)的酗酒者定义成high-functioning alcoholic,他们不致于宿醉到第二天无法上班,宿醉得丢掉工作,他们有骄人的事业成绩、稳定高额的收入,也不致于喝酒喝到破产,但他们对酒精的疯狂需要、不能控制的饮酒、以及在没有酒喝时百抓挠心的坐立不安,使他们与睡倒在路边的游民酒鬼无异。本书(Drinking: A Love Story)的作者Caroline Knapp便曾是这么一位high-functioning alcoholic。

carlineknapp_morelli.gif

Caroline Knapp出生在波士顿一个富裕的上层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大学的心理分析学教授,母亲是一位画家,Caroline毕业于布朗大学,在一家女性杂志任编辑,同时为波士顿的一家报纸撰写专栏,文章多次刊登在国际性的女性杂志上。可是良好的教育背景、令人羡慕的事业,并没有带给Caroline任何快乐与安全感。中产阶级缺乏温情的家庭生活,也发生在Caroline的身上。父亲的权威令童年的她感到惧怕、不安,父亲的出轨,更加深了父女间的疏离,而同时,从父亲身上得到的某种遗传因子,不断闯入Caroline的生活,她也同时与两个男人交往上床,用时时刻刻的欺骗与自欺来维持两段感情,这使她对父亲背叛母亲的行为,有了更加复杂矛盾的认同与排斥。

在Drinking: A Love Story中,Caroline用自传的形式,一层层揭开自己与酒精的关系,十四岁时第一次喝酒的她,之后二十年里日益沉溺在酒精的麻醉里,每日下班后狂喝滥饮到不能自拔,以为可以借此解除痛苦、不快与压力,却实际使自己一步步陷入更深的泥潭。通过细致深入的自我审视与剖析,Caroline叙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顽固的把酒精当作万灵药的酒鬼、逐渐意识到酒精才是问题的根源、最终勇敢的正视和接受自己是一名酗酒患者的事实、并决心接受治疗的整个心路历程。动人细腻的文笔以外,作者将自己曾经被酒精吞噬、堕落的灵魂一丝一缕述之笔下,那份巨大的诚实与勇气,更是令人震撼与佩服。

3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好久没来了,其实一直想请教你:前辈怎么这么多时间看书啊??你的书应该弄弄成一个图书馆吧

    Comment by yikai — June 2, 2007 12:05 am UTC #

  2. 看书嘛,主要生活比较闲,所以看的多一点,自己的书倒是买了不少,但离图书馆,哈哈,经济实力还差着好远好远好远……呢。另外,自己看的这些书里,有一半是从图书馆或朋友处借来的。:)

    Comment by Lilyppbb — June 4, 2007 10:53 am UTC #

  3. 呵呵,我的梦想是自己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书房,里面堆满了我喜欢的书。
    我们的暑假又要到了,不过这个暑假安排得比较紧。只在图书馆借了一本小说,《穆斯林的葬礼》,听了好多年了,现在才借。传说中令很多人落泪。是吗?

    Comment by yikai — June 24, 2007 7:20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