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贵族(章诒和)

August 16, 2007 on 1:54 pm | In 书斋札记 | 5 Comments

花了一个下午和晚上的时间,读完章诒和《最后的贵族》,它与《往事并不如烟》的关系,孤陋寡闻,直至最近看到作者的新书《顺长江,水流残月》的介绍才有所了解。从文学角度,“往事并不如烟”这个题目显然优于“最后的贵族”,流淌着淡淡、诗意的忧伤,优美凄婉,但相比之下,我却更喜欢后者,虽然它其实是取自其中《最后的贵族──康同璧母女之印象》一篇的标题,原因很简单,它足够刺眼,刺眼得和书里的内容一样。

读《往事并不如烟》,已是两三年前的事,再读《最后的贵族》,有几分重温的熟悉,也添了许多新鲜的感悟。书中人物的风流才韵依旧让人感动,尖锐犀利的文字,唤起人更多的思考和深省。本无意做文本对比,可两版自序中第一段的差异,还是让我忍不住做起了抄写工:

摘自《往事并不如烟》自序:(因为手头没有这本书,这是搜到的网络电子版)

“曾经,最珍贵和最难得的个人活动,便是回忆。因为它是比日记或书信更加稳妥的保存社会真实的办法。许多人受到伤害和惊吓,毁掉了所有属于私人的文字记录,随之也抹去了对往事的真切记忆。于是,历史不但变得模糊不清,而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改写。这样的“记忆”就像手握沙子一样,很快从指缝里流掉。从前的人什么都相信,相信……后来突然又什么都不信了。何以如此?其中恐怕就有我们长期回避真实、拒绝真实的问题。”

《最后的贵族》自序:

“在中国和从前的苏联,最珍贵和最难得的个人活动,便是回忆。因为它是比日记或书信更加稳妥的保存社会真实的办法。许多人受到伤害和惊吓,毁掉了所有属于私人的文字记录,随之也抹去了对往事的真切记忆。此后,公众凡是应该作为记忆的内容,都由每天的报纸社论和文件、政策、决议来确定。于是,历史不但变得模糊不清,而且……(后同上文)”

相较书中正文其他被删除的所谓敏感内容,这句话的意味更加深远,它道出了章诒和写《最后的贵族》、写《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以及其他回忆文章的一个重要初衷──用渺小的个人之笔来反抗强大的集体记忆。

5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请问国内哪里有卖此书?
    谷沟半天,连相关电子版本下载都很少有,误闯进您的老窝,一下子有了惊喜,还望解答,不甚感激~

    Comment by chlion — November 25, 2007 5:37 am UTC #

  2. 《最后的贵族》是牛津大学出版社在香港出版的,内地估计很难找到,只能到香港或者台湾的购书网站购买,在博客来书店找到一个链接: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267601

    希望对您有用。:)

    Comment by Lilyppbb — November 25, 2007 12:45 pm UTC #

  3. thx~

    Comment by chlion — November 26, 2007 12:40 am UTC #

  4. 因为搜《最后的贵族》,搜到你的blog评论,章诒和的文字在内地的感觉和HK真的不一样,HK真实感

    Comment by Zouhouse — March 5, 2009 1:14 am UTC #

  5. 今天讀到了你幾年前的一篇文章,依舊很高興,很激動。希望能夠從你這裡讀到更多。謝謝!

    Comment by Sunny Fan — September 16, 2015 12:12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