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白夜行》(东野圭吾)

December 24, 2007 on 1:39 pm | In 书斋札记 | 1 Comment

Fang 买了一大箱推理小说,我便跟着沾光,读了其中几本。《信》和《白夜行》从严格意义上讲,已完全超出本格推理的范畴,属于更广义的小说,尤其是《信》,几乎与谜团、诡计毫不搭界。故事讲述强盗杀人犯的弟弟无可逃避的命运──被歧视。里面有一段话残酷得发人深省:“歧视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必须歧视你,这样做是为了让所有罪犯知道自己犯罪会使家人连带受害。”一段无法弥补的创伤,只有以牙还牙,才能得到安慰,人类的互相伤害,可以是心理,可以是身体,但总是在互相伤害。

上下两册的《白夜行》,是迄今让我觉得东野最好的作品,特别在故事架构上显示出他笃定的驾驭和控制,比他后来获得直木奖的《嫌疑犯X的献身》更为出色。19年前一场不了了之的命案,使被害者之子与嫌疑犯之女成了一对共生互利的枪虾和虾虎鱼。一个无恶不作,一个是名媛淑女,蛛丝马迹中不难见出两人的合谋,而至关键的谜团是,究竟什么促使两个纯真的小孩从此走在白夜里、生命中不再见到太阳?开放式的结局,没有诉诸通常的法律手段以惩罪犯,却更令人唏嘘。牵涉到杀人诡计时,东野还不忘讽刺一把一些二流推理里脱离现实、凭空臆想的杀人手法,让人菀尔。

《高山杀人行1/2之女》是岛田庄司的一部推理作品,号称“驾车推理的杰作”,实际诡计很简单,自称误杀了妻子的丈夫,请求外遇情人假扮其妻,混淆死亡时间,替他制造不在场证明,看到一半已猜中结局,无甚新意。动机也极牵强。以岛田以往小说的标准来看,实似催稿下的次品之作。

不过更让人失望的是京极夏彦的《魍魉之匣》,也是上下两册的巨幅长篇,上册才读到一半,已经无法忍受连篇的废话,决定放弃。再好的故事构思,没有好的语言,依旧是劣品,也可能是翻译的问题,不得而知。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我极不喜欢京极夏彦,买《魍魉之匣》纯粹为了检索。

    Comment by Fang — December 29, 2007 12:28 a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