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亮的减法——爱情万岁(1994)

February 13, 2007 on 8:56 pm | In 影音杂陈 | 2 Comments

aiqing-wansui.jpg

《爱情万岁》,蔡明亮的第二部剧情长片,和上一部《青少年哪吒》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小康(李康生)对阿荣(陈昭荣)的同性之爱在《爱情万岁》里得到直白明确的表达(在《青》里,“AIDS”和钥匙孔的符号象征,非常隐蔽晦涩),在人物结构上,延续小康、阿荣(泽)、女子的三角关系,在《青》里,阿泽与女孩阿桂(王渝文)的感情里掺混有青少年爱与性的双重冲动,而在《爱》中,阿荣与买楼的林小姐(杨贵媚)的关系,简化为纯粹的性发泄,此处可隐约窥见蔡明亮电影中减法的处理,下面再从人物身份、人物关系、人与环境三个方面,做一些简单的分析。

《爱情万岁》中,李康生扮演的小康是一位卖纳骨塔(死人阴间的住所)的推销员,和杨贵媚饰演的售楼中介林小姐(卖活人住的地方)形成微妙讽刺的对比,陈昭荣则演一个半夜在路边摆地摊的小贩,和《青少年哪吒》一样,两男一女各自有着明确具体的职业(《青》中,补习准备联考的小康,修理投币电话的阿泽,在溜冰场工作的阿桂),这种身份的安排在蔡后面的《河流》《洞》《你那边几点》等作品中,被不断弱化,《河流》里,小康和父亲,都没有具体的职业,母亲是酒楼的电梯员,一上一下,永远重复着单一的工作,在《洞》中,小康是一个开杂货店的小老板,在《你那边几点》里也是一个小贩,在天桥卖手表,从他迷茫的神情、游离的目光中,让人感到这份职业的可有可无,而杨贵媚扮演的楼下女子,找不到任何职业的暗示,连名字都被省略,《你》中的陈湘祺也是如此。

3.jpg

《爱》通过一间空置的房屋,将三个孤寂的灵魂联系到一起。林小姐(杨贵媚饰)把在街头莫名搭讪上的阿荣,带到一间她负责销售的二手房里,发生了一夜情,而小康则无意中偷得这座房子的钥匙,每晚偷住在其中的一间空房里。三个人的关系由此发生,阿荣和林小姐,两个饥渴的灵魂,借由身体慰藉寂寞,小康与阿荣在一次偶然撞见中,成为朋友,进而对阿荣生出一种同性间的暧昧。阿荣与林小姐在床上做爱,躲在床底下的小康,将手伸进裤头自慰,这一幕将三者的关系推向高潮,如此荒谬绝伦的性爱,在中外影片里大概也是罕见的。

《爱》和《青》一样,蔡明亮仍同时启用了两位男演员,李康生与陈昭荣的戏份并重,之后,李康生成为蔡的“御用”,陈昭荣虽仍有出演,但都只是很小的角色,如《河流》中与苗天在三温暖发生关系的男子,《你那边几点》中巴黎地铁里的路人,不再具有辨识度。朋友认为,可能是陈的外型,对蔡的电影风格来说,仍过于阳光明朗(我觉得还可以加上“奶油”)了些,而李康生的气质与之更契合。随着陈昭荣的隐身,蔡以后作品里的人物关系也从三方简化到两方,而且尽量撇除偶然性的因素,使人与人之间更加疏离,人物的关联不再像前两部那么紧凑密合,形成更松散的叙事结构。《洞》一片中,小康家客厅水管工人凿开的那个洞,其符号的意义,大于连接的功能,《你那边几点》,除了开始在天桥买表,小康和湘祺不再有实际的交集,《河流》中父、母、子三个人,虽共处同一屋檐下,关系却如陌生人般隔离冷漠,小康与父亲在三温暖里赤裸相对,完成彼此“同志”身份的认同后,父子关系又重归疏离的状态,没有任何的进展。都市人在蔡的电影里,变成一具具更孤零游走的躯体,极度的孤寂、落寞、空虚,没有出口。

8.jpg

除了人物关系的淡化、个体的放逐,个人与外部空间的联系也变得越来越微弱。《青》中热闹的西门町、嘈杂的游戏厅、溜冰场,路边的小吃摊,《爱》中的地摊小贩、拆迁的工地、喧哗的办公室,这类凝聚社会关系、折射人世百态的公共场所,在蔡后面的作品中也逐渐减少,代之的,是潮湿的三温暖、幽暗的卧室或旅馆房间、被封锁的公寓、狭窄的楼道和电梯间,让人感到压抑窒息的难受。台北的都市空间变成一片废弃的荒原,人退到最边缘,不再与它发生互动,撕去所有的外衣,完全转入内心,并一再的试探绝境的极限/底线。演员的演绎,更加内敛隐忍,像《青》中小康被三太子附体后的乩童表演、《爱》里穿着女人的小礼服作侧翻、扶地挺身等外显的肢体动作,之后不再出现。在《青》和《爱》里,李康生偶尔还会流露出大男孩青涩、稚嫩的表情,随着岁月的蹉磨,以后的小康更加沉默、内向、寡言、孤僻。

自《青》以后,蔡在作品里不再使用他认为情绪指向太过直接的配乐,只剩下人声、水声、车声等都市的声音,而在《爱》的结尾,杨贵媚坐在公园长凳上、失声哭泣的一个几分钟的长镜头,也是蔡作品中极少出现的一种情感宣泄,到《天边一朵云》时,克制到只有一滴无声的眼泪,来诠释陈湘祺惨烈的孤绝。另外,人物对话的递减,也反映出人与人、人与环境的日益疏远,陷入自我孤岛的绝境。如果说在《青》和《爱》里,小康对阿荣(泽)模糊的暗恋,还可以解释为灵魂向外去寻求某种救赎,那么在蔡后来的电影里,已不再实验这种救赎的可能,将现代人的孤独、干涸、寂寞死死钉在宿命里。

纵观蔡明亮的电影,从《青少年哪吒》开始,也许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青》和《爱情万岁》(运动镜头),之后《河流》《洞》《你那边几点》(长镜头、固定机位的使用更加频繁,影片节奏更加缓慢沉静),《不散》像一个插曲,再到《天边一朵云》,孤寂荒芜之外,加入华丽鲜艳的、经过奇异改装的旧上海歌舞元素。当然,不知何时能看到他的最新作《黑眼圈》,期待有别的收获。

0124entb1.jpg

2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能不能给个地址啊,网络上都找不到。

    Comment by suosuo — July 22, 2010 2:47 am UTC #

  2. 不好意思,我看的是借来的DVD,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下载。

    Comment by Lilyppbb — July 22, 2010 2:18 pm UTC #

Leave a comment

XHTML: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wered by WordPress with theme based on Pool theme design by Borja Fernandez.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Top^